返回首頁
當前位置: 主頁 > 印第安神話 >

地下王國

來源:未知 閱讀:
神話故事導讀:
有位印第安人死了老婆,十分悲傷。他不停地邊哭邊嘮叨著: 老婆呀,你在哪里?沒有你,誰來照顧我,給我洗衣做飯呵? 他的悲痛一天比一天沉重,因為從那以后,他不得不過著東討西要的日子。 一夭夜里,他來到老婆的墳上,撲倒在地,淚流滿面地大聲呼號: 老


  有位印第安人死了老婆,十分悲傷。他不停地邊哭邊嘮叨著:
  “老婆呀,你在哪里?沒有你,誰來照顧我,給我洗衣做飯呵?”
  他的悲痛一天比一天沉重,因為從那以后,他不得不過著東討西要的日子。
  一夭夜里,他來到老婆的墳上,撲倒在地,淚流滿面地大聲呼號:
  “老婆呀,你為什么扔下我孤孤單單一個人,我好苦命呵!”
  哭著哭著,突然發現面前站著一個衣著古怪的陌生人,他問印第安人。
  “出了什么事呀,為什么哭得這么傷心?”
  印第安人吃了一驚,結結巴巴地說:
  “我老婆死了,我哭是因為太孤獨,我想見見她!”
  來人說:“你真的想見她?那我帶你去好了!不過,你要閉起眼睛,不等我的招呼,千萬別睜開。”
  不多一會兒,來人對他說:
  “好了,睜眼吧!”
  印第安人睜眼一看,他已來到了冥王統治的地下王國。領他來的人早已不見了。
  “如果你想你老婆,”冥王對印第安人說,“你走到那條河邊。在河岸上你找一匹馬,把她領到我這兒來!”
  印第安人聽從他的話去找這條河。河倒是很快就被找到了,但馬在哪兒呢?岸邊全是清一色的女人,在那里洗頭,洗衣服。印第安人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一匹馬。他回到冥王那里,對他說還沒找到馬,只見過許多女人。
  死神對他說:
  “你再去,問問她們,看她們誰是馬。誰告訴你她是馬,這女人就是你的老婆。只要你一問,她就會變成馬。好好套住她,把她牽到我這里來。”
  印第安人返回河邊,按死神的吩咐做了。他問一個女人,她是不是馬。剛一開口,其中一個女人就變成了馬。印第安人抓住她頭發上的一根條子,把它拴在馬脖子上。馬嫌帶子勒得太緊,對印第安人說:
  “帶子勒得大緊了,很痛的。”
  印第安人解下帶子換成自己身上寬寬的腰帶,把她牽到了冥王那里。
  他們走過一個大坑,里面燃著大火,旁邊白骨成堆。印第安人的老婆對丈夫說,她每天都到河邊洗澡,然后帶木柴回來,洗澡的時候是女兒,馱木柴的時候是馬,但是只要走近火坑邊,她就會變成一堆白骨了。
  “死神每天用火燒我,是為了懲罰我,”她繼續向自己的丈夫訴說,“他把我燒成灰。我對冥王說,我受的罪已經到頭了,他取出骨灰,就會把我變回女人的。這種懲罰太可怕了,不過我還是要熬過來,這都是因為我在世時,你沒有打我的緣故。”


  女人把丈夫帶回自己的小屋。在冥王的國度里,每個死者都有一間自己的小屋,女人給丈夫拿來吃的:黃玉米和紅豆子。他們吃不上白玉米,因為白玉米是活人智慧的產物;他們也吃不上黑玉米,因為黑玉米是活人們燃燒的肉體;他們還吃不上黑豆子,因黑豆子是印第安人的眼珠子。
  吃完之后,女人對她的丈夫說:
  “我在木床上睡,你睡在爐子邊。你要知道,在這里不同于人間,不能睡在一起。”
  印第安人照妻子所說睡到爐子邊。
  過不了一會兒,他非常想和過去一樣和老婆親熱親熱。于是,他躺到她的身邊,但等他伸手過去時,摸著的卻是一堆白骨,就像他老婆根本就不存在似的。次日,他老婆罵道:
  “你干嘛碰我,你闖下大禍了!本來我受到的罪已經到頭了,現在,他們會更嚴厲地懲罰我了!“
  終于有一天,這女人對她的丈夫說:
  “本來你可以活得很久,只因到我這里來過,所以,你在返回人間之后兩周也會死了。”
  “這很好,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。”印第安人說。果然在他返回人間的第十五天,那個印第安人也死了。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驗證碼:
彩经网app下载单双